網站地圖 原創論文網,覆蓋經濟,法律,醫學,建筑,藝術等800余專業,提供60萬篇論文資料免費參考
主要服務:論文發表、論文修改服務,覆蓋專業有:經濟、法律、體育、建筑、土木、管理、英語、藝術、計算機、生物、通訊、社會、文學、農業、企業

布莱顿球员:澳洲圖書館兒童閱讀推廣活動經驗總結

來源:原創論文網 添加時間:2018-12-10

布莱顿西服 www.ybzmtt.com.cn 摘要

  Abstract:Adopt literature research, online research method and case analysis method, from reading promotion goal, object, type and form four aspects of Australian children reading promotion activities were analyzed, and the public library of our country library children reading promotion put forward five enlightenments, namely, authoritative associations should play the role of leading, cooperate with various social forces, the development throughout the sustainability of their growing activity, pay attention to vulnerable children group and the construction of online data repository.

  Keyword:Reading Promotion ;Australian ;Public Library ;Children;

  兒童閱讀推廣一直是公共圖書館的重要服務內容,1994年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和國際圖聯頒布的《公共圖書館宣言》中,將“從小培養和加強兒童的閱讀習慣”列為公共圖書館的首要任務[1]。澳大利亞作為重視閱讀的國家,圖書館界一直致力于全國的兒童閱讀推廣。1912年,悉尼市公共圖書館的青少年部首先開展了兒童服務,這個部于1918年成為了獨立的兒童圖書館,之后澳大利亞各州陸續建立兒童圖書館開展兒童閱讀服務[2]。澳大利亞于1937年成立了澳大利亞圖書與情報協會(Australian Library and Information Association,簡稱ALIA),是澳大利亞圖書館和信息服務部門的全國性專業組織,ALIA下設有專門的兒童及青少年服務部門,主要是向兒童和青少年推廣圖書館服務[3]。經過多年的發展,澳大利亞的兒童閱讀推廣形成了十分成熟的體系,本文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駐澳大利亞大使館經濟商務參贊處頒布的澳大利亞主要城市人口排名,選擇澳大利亞人口排名前四的城市,分別為悉尼市、墨爾本市、布里班斯市和珀斯市的公共圖書館進行調查[4],采取文獻研究法、網絡調研法和案例分析法對澳大利亞圖書館兒童閱讀推廣活動進行分析總結,以期對我國的兒童閱讀推廣提供指導和借鑒。

澳洲圖書館兒童閱讀推廣活動經驗總結

  1、澳大利亞公共圖書館兒童閱讀推廣的目標

  1.1、促進兒童識字和掃盲

  閱讀推廣的目標之一就是使“不會閱讀的人學會閱讀”,較低年齡的兒童通常有強烈的閱讀意愿,但是無法獨自閱讀,這時就需要專門的人員選擇合適的讀物,組織活動訓練兒童,使他們逐漸學會閱讀[5]。澳大利亞的兒童閱讀推廣的目標之一就是致力于提高兒童早期的識字能力,通過閱讀來培養孩子認識字母和聽音辯詞的能力,為孩子日后學習打下基礎。ALIA最新頒布的《2018可持續發展目標》中,其中一個目標就是“提供高質量的教育”,包括嬰兒的早期啟蒙、數字掃盲等[6]。ALIA在2013年頒布了《土著掃盲倡議》,圖書館界還成立了“土著掃盲基金會(Indigenous Literacy Foundation)”,致力于提高非常偏遠的土著居民和托雷斯海峽島民社區的文化水平,向偏遠地區的土著學生提供閱讀支持,減少澳大利亞不同地區學生閱讀能力的差距[7]。一系列政策的發布和協會的成立,使得澳大利亞的兒童閱讀推廣服務十分注重對于兒童識字技能的培養,各項活動都將這一目標納入其中。如全國性的早期掃盲計劃“讓我們來閱讀吧(Let's Read)”旨在促進兒童從出生到五歲時的閱讀識字能力[8];澳大利亞的“Read 4 Life”計劃是針對0-5歲學齡前兒童的閱讀推廣活動,目的是通過培養0-5歲兒童對閱讀重要性的認知與了解,幫助兒童建立起積極的閱讀行為模式,提高孩子們的語言與聽力技巧,培養兒童閱讀技能[9];布里班斯市的全民家庭掃盲計劃“First 5 Forever”旨在為從出生到5歲的幼兒提供優秀的語言和掃盲環境[10],“小星星閱讀俱樂部計劃(Little Stars Reading Club programs)”專為0-5歲的兒童設計,發展其早期識字技能[11]等等。早期兒童的識字讀寫基礎和學習能力對其未來的有著十分重大的影響,促進兒童識字和掃盲,培養其終身學習能力是澳大利亞兒童閱讀推廣服務的重要目標,幾乎所有的閱讀推廣活動都以此為目標。

  1.2、培養兒童閱讀興趣

  閱讀推廣的另一目的是“使不愛閱讀的人愛上閱讀”[5],兒童閱讀推廣的另一目標,就是要讓孩子真正愛上閱讀,享受閱讀的樂趣。對于缺乏閱讀意愿的兒童,圖書館需要舉辦豐富多彩、形式多樣、符合兒童興趣的活動,使其真正愛上閱讀。澳大利亞暑期閱讀俱樂部(The Summer Reading Club )每年都會舉辦暑假期間的閱讀,寫作,創意藝術和多媒體活動等,鼓勵孩子們在暑假期間熱愛圖書館,享受閱讀的樂趣。今年夏季俱樂部的活動主題是“奇妙的生物(Curious Creatures)”,內容包括從真實世界到想象中的動物,從微觀到巨型動物,以及澳大利亞有趣的有袋動物到所有類型動物,鼓勵孩子在閱讀中探索這些奇妙的生物[12]。通過這些有趣的主題以及活動的舉辦,增加傳統閱讀書籍的趣味性,培養兒童閱讀的興趣。

  1.3、促進多元文化交流

  澳大利亞是一個移民國家,社會上有著多種語言和多樣文化,在兒童的教育中也強調多種語言技能的培養以及多元文化的融合,澳大利亞的兒童閱讀推廣也強調這一目標。悉尼市圖書館兒童服務項目“故事時間(Story Time)”下設有“雙語故事(Bilingual Story)”,活動內容結合童謠、音樂、歌唱和手工藝品,以英語和普通話大聲朗讀故事,提供美妙的文化交流[13]。悉尼市圖書館還會舉辦全國土著和托雷斯海峽島民兒童節,推廣土著和托雷斯海峽島民文化,所有澳大利亞學齡前兒童及其家人都有機會參加并享受此次文化交流盛宴[14]。珀斯市圖書館還提供法語和西班牙語的故事時間,兒童可以和專門的工作人員一起享受以法語或西班牙語呈現的故事,歌曲和工藝[15]。墨爾本市圖書館會舉辦中英文閱讀時間[16]、印地語——英文閱讀時間[17]等雙語故事活動,澳大利亞各圖書館都會展開不同語言、背景的活動,促進不同文化之間的交流。

  2、澳大利亞公共圖書館兒童閱讀推廣的對象

  對于兒童閱讀推廣來說,主要的服務對象就是兒童。盡管服務對象很明確,但是澳大利亞的兒童閱讀推廣活動還是按照兒童的特點開展了不同的活動。

  2.1、不同的年齡階段的兒童

  國際《兒童權利公約》界定的兒童是指18歲以下的任何人,但是兒童分不同的年齡階段有著不同的生理與心理特征,一般會將兒童按照各年齡時期的身心特征和不同的發展規律進一步劃分,如0-1歲的嬰兒時期、1-3歲的幼兒時期、3-7歲的學齡前期以及7-13歲的學齡期等等。針對不同年齡心智的兒童,圖書館閱讀活動的開展應該也有所差別,澳大利亞的兒童閱讀推廣活動就根據不同年齡層次的兒童開展。悉尼市圖書館的故事時間,按照兒童不同的年齡層次劃分而開展相應的活動。針對0-2歲的嬰兒,開展的活動包括童謠故事、Rhyme time in Mandarin。這些課程結合了童謠,音樂,歌唱和玩偶,還會為寶寶和幼兒舉辦動畫演唱會,創造語言交流環境,以培養嬰兒早期的讀寫能力[18]。Rock's Rhyme則是一項結合音樂、故事、節奏和一些簡單的肢體動作的活動,故事情節對于嬰兒來說太過復雜,適合2-3的孩子[19]。雙語故事則為3-5歲的孩子設計。類似的活動還有很多,如悉尼市圖書館課后手工創意與制作課堂、布里班斯市的兒童文學服務、墨爾本市圖書館的課后俱樂部等等,都會根據兒童的年齡層次安排不同的服務內容,符合兒童身心發展的規律。

  2.2、特殊兒童

  特殊兒童一直是圖書館兒童服務的關注對象,2018新加坡IFLA世界圖書館信息大會·衛星計劃就“為兒童和青少年提供包容性圖書館服務”展開了探討,美國、日本、新加坡等國都對本國圖書館特殊兒童服務進行了闡述[20],澳大利亞的兒童閱讀推廣活動也十分關注本國的特殊兒童,布里班斯市圖書館的“社會故事(Society Story)”是專為自閉癥兒童設計的活動,由一組描述新情況或技能的短篇故事組成,講述了一個自閉癥譜系的孩子在去圖書館的時候應該干什么。它教會孩子們如何在新的環境下正確地處理自己的行為。社會故事的編寫用自閉癥孩子易于表達的方式,概述孩子應該在哪里,什么時候,和誰一起活動,孩子應該如何表現以及為什么。雖然社會故事是為自閉癥兒童設計的,但是任何有困難適應新情況或管理他們的行為的人都可以使用[21]。澳大利亞圖書館關注特殊兒童群體,致力于為社會上的兒童提供包容性圖書館服務。

  2.3、有兒童的家庭

  在澳大利亞圖書館的閱讀推廣活動中,服務對象不僅僅是兒童,更多的是以家庭為單位開展。對于較低年齡的兒童而言,由于心智和身體發育的限制,很難參與到活動中來,這時家長就成了兒童和圖書館員以及活動之間最好的連接媒介。讓我們來閱讀吧(Let's Read)以社區為單位,通過鼓勵和指導家庭閱讀進行學齡前兒童閱讀推廣。它提供家庭掃盲資源,并培養家長教育兒童識字技能的能力[5];布里班斯市針對年齡較小的兒童開展的文學活動都要求家長參加,帶領孩子一起與其他父母和嬰兒會面,唱歌,拍手和跳舞[22];Read 4 Life項目中的“Dads Read”活動,提倡從孩子出生起,父親便參與到兒童早期閱讀活動中,不管以任何方式,并每天持續10分鐘,強調父親在兒童早期閱讀活動中的重要性[6]。家長在兒童閱讀推廣中扮演了十分重要的角色,開展以家庭為單位的兒童閱讀推廣活動,促進家長和孩子之間的溝通和交流,使家長成為孩子更好的第一任老師。

  3、澳大利亞公共圖書館兒童閱讀推廣的類型

  3.1、全國聯動型閱讀活動

  全國聯動型服務活動是指澳大利亞各市各州一起同時舉辦的兒童閱讀推廣活動,其范圍廣、受眾面大,在全國有一定的影響力和號召力,能很好地促進本國的兒童閱讀現狀。此類活動一般由權威性的機構組織,分為長期全國性閱讀推廣計劃和定期全國閱讀活動。

  對于長期全國性閱讀推廣計劃而言,時間長、內容多,需要一系列活動的策劃以及推廣,需要多方的人力和物力,圖書館一般會與企業或者其他機構進行合作推廣,如“Let's Read”則由默多克兒童研究所和皇家兒童醫院的社區兒童健康中心開發,與澳洲各地區社區圖書館合作。目前,Let's Read已在澳大利亞100多個社區提供,超過200000名兒童參與該計劃[5]。長期閱讀推廣計劃一經推廣,會長期持續運營,活動涉及兒童閱讀的方方面面,包括舉辦大型的閱讀比賽、征文賽、閱讀文化周,或者地方型的藝術展、專家講座等,提供一系列的服務來推廣兒童閱讀。

  定期全國閱讀活動也是由權威性機構發起,主要形式是書籍的閱讀。如ALIA主辦的閱讀推廣活動全國同步故事時間(National Simultaneous Story time),旨在提高兒童的閱讀和識字技能。每年澳大利亞的各圖書館、學校、學前班、家庭住所、托兒所、書店、兒童醫院和社區等都會選擇一本圖畫書進行全國同步閱讀,書籍符合兒童的閱讀興趣年齡,并和國家基礎課程內容相關。2018年新西蘭的兒童將首次加入,兩國將同時在一起閱讀[23]。在ALIA的號召下,2017年共有1076個圖書館參與了此次活動(75%的澳大利亞公共圖書館),共有69963名兒童和青少年參加了圖書館的暑假節目,4443名兒童和青少年在夏季閱讀俱樂部正式注冊(相比去年增加15%),共讀了361607本書,極大地促進了澳大利亞兒童閱讀的現狀[24]。目前該活動已經成功舉辦了18屆,吸引了越來越多的澳大利亞兒童加入。

  3.2、假期閱讀計劃

  假期閱讀計劃是澳大利亞圖書館每年在假期時間內開展的一定時間段的閱讀訓練營活動,類似于我國的夏令營冬令營等。澳大利亞每年的暑假期間,青少年和兒童會有足夠的時間參加圖書館的活動,澳大利亞的各市圖書館也抓住暑假這一時期開展了一系列的閱讀推廣活動,形式以暑期閱讀俱樂部為主。如澳大利亞暑期閱讀俱樂部(SRC),該項目是澳大利亞圖書館著名的暑期閱讀項目,之前是昆士蘭州的一項舉措,在昆士蘭州公共圖書館和網絡上提供了8年之久,2011年作為國家暑期閱讀計劃進行擴展。每年夏季全國各地的參與圖書館將提供暑期閱讀俱樂部,鼓勵孩子們在暑假期間熱愛圖書館,享受娛樂閱讀和發展兒童和青少年的讀寫技能[8]。布里班斯市圖書館會在每年的寒假和暑假進行閱讀計劃,分別為“金星和小星星閱讀計劃俱樂部(Gold Star and Little Stars Reading Club programs)”和“布里班斯圖書館夏季閱讀計劃(Summer Reading in Brisbane Libraries)”。“金星和小星星閱讀計劃”在冬天進行,來自布里斯班各地的孩子都會被邀請參加圖書館的閱讀活動。金星閱讀俱樂部計劃針對6-12歲兒童開展,小星星閱讀俱樂部計劃專為0-5歲的兒童及其家長設計[7]。“布里班斯圖書館夏季閱讀計劃”面向12歲及以下的兒童,提供一系列學校假期活動,包括現場表演,科學表演和寫作工作坊等[25]。

  短期閱讀計劃每年固定在假期時間開展,孩子們處于學校休假狀態,有足夠的時間參與到圖書館的活動中,且活動豐富、形式多樣,將閱讀和圖書館活動結合起來,在一定時間內讓兒童充分體會到閱讀的樂趣,同時使孩子在享受學校假期休假快樂的同時保持著學習的態度,對于提高兒童閱讀技能有著十分顯著的效果。

  3.3、長期品牌活動

  長期品牌活動是指澳大利亞各地圖書館長期開展,有一定的活動時間地點,定期舉辦的常規性圖書館兒童閱讀推廣活動。此類活動是澳大利亞圖書館兒童服務的主要內容,是兒童參與圖書館閱讀推廣最多的活動。一般每周都會開展,且各州都會舉辦,是澳大利亞傳統兒童閱讀推廣項目,“故事時間”就是其中之一。故事時間的主要活動形式是將家長和兒童聚集在一起,享受1個小時左右的故事時光,圖書館員在講授故事時還會和歌曲、動作相結合。在墨爾本市,故事時間主要分為學前故事時間和雙語閱讀時間。在悉尼市,各圖書館按照兒童不同的年齡層次劃分而開展故事時間活動,下設的活動分別包括童謠故事、Rhyme time in Mandarin(0-2歲)、Rock's Rhyme(2-3歲)、雙語故事(3-5歲)。布里班斯市圖書館在兒童文學活動中開展故事時間,針對3-5歲的兒童。珀斯市兒童樂園項目下設故事時間,為2至4歲的兒童提供一小時的故事,歌曲等。澳大利亞各個州市圖書館都開設了故事時間欄目,“故事時間”因其持續性、聯動性、長期性等特點,成為澳大利亞圖書館兒童閱讀推廣的品牌活動,極大地推動了澳大利亞兒童的閱讀現狀。

  3.4、短期主題活動周

  短期主題活動周是指澳大利亞圖書館會不定時在較短時間內舉辦的有一定主題的短期閱讀推廣項目。由于短期主題活動舉辦時間較短,因此圖書館舉辦次數比較頻繁,且形式多樣,會將閱讀和其他類型的活動結合在一起,比如游戲、音樂、藝術等。一般圖書館還會邀請澳大利亞本土名人來參與短期主題活動周的推廣,發揮名人效應,以吸引孩子們參加。珀斯市圖書館的兒童讀物周(Children's Book Week)就是此類型的活動。在兒童讀物周期間,圖書館的活動主要分為三個主題:“找到你的寶藏(Find your treasure)”、“裝扮故事情節(Dress-up storytime)”以及“與凱莉一起繪畫(Drawing with Kylie)”。孩子們需要在圖書館內找到自己心愛的書籍,并對書本內容發表評論籍。在讀物周,兒童還可以裝扮成自己喜歡的書中人物參加聚會。同時,圖書館還邀請了著名的作家和插圖畫家Kylie Howarth參加活動,與孩子們分享自己創作和閱讀的樂趣[26]。短期主題活動周的活動一般都富有創意,能夠吸引孩子的興趣,在較短的時間內達到閱讀推廣的效果。珀斯市圖書館通過這三個活動的舉辦,提高兒童參加圖書館活動的次數,激發其對閱讀的興趣。

  4、澳大利亞公共圖書館兒童閱讀推廣的形式

  4.1、故事交流會

  澳大利亞圖書館的兒童閱讀推廣項目不是簡單以講座、課堂形式推薦書籍,而是結合多樣化的藝術活動,培養兒童閱讀的興趣從而達到閱讀推廣的目的。澳大利亞各州圖書館的常規兒童閱讀推廣活動“故事時間”,不僅僅只是將參加活動的兒童或者家庭聚集在一起講故事,圖書館員講授故事時會和歌曲、動作相結合,還包括手工活動,家長與孩子一起體驗故事情節的魔力。圖書館還會定期邀請專家來參加,舉辦各種主題的故事交流會。悉尼市的Surry Hills圖書館邀請來自緬甸的演講者在每兩周一次的故事課堂中講授故事,教授傳統歌曲,進行多元文化交流[27]。Read 4 Life計劃中舉辦“Saturday with Jay”和“Sunday with Jay”音樂分享會,將閱讀和音樂結合在一起,并由澳大利亞著名的歌手及演員Jay來主持,吸引兒童及家長,鼓勵當地社區的家庭來參加關于兒童早期閱讀的音樂會分享[6]。

  在傳統的故事交流會中,加入了音樂、歌舞等其他元素,使簡單的講故事變得豐富多彩。圖書館還會定期舉辦各種不同主題的故事會,包括不同領域、不同地域等,內容廣泛,開闊了兒童的視野。同時短期故事會親子性較強,活動中強調家長對兒童的引導作用,促進家長和兒童之間的交流,適合有較低年齡的兒童的家庭參加。

  4.2、益智類課堂

  對于閱讀的推廣不僅是書本、故事的推廣,還可以結合具體的課程、實踐項目進行推廣。如悉尼市圖書館的“課后手工創意與制作課堂(Maker and creator after-school workshops)”。這是悉尼市各圖書館針對學生課后活動舉辦的手工創意類課程,目的是在開發學生動手能力和實踐能力,通過一系列的手工活動,激發兒童想象力和創造力,培養兒童對科學的興趣。圖書館根據孩子年齡層次的不同,安排了不同的手工活動課程。對于5-8歲的孩童而言,他們有機會學習簡單的電子產品,進行手指游戲測試手眼協調;結合圖書館的電子積木創造有趣的電路制作一個簡單的可伸縮手臂來拾取小物體試等[28]。對8-12歲的孩子而言,他們將接觸到最新的機器人玩具和數碼及電子產品,培養動手能力和手工制作技巧。他們將學習將再生材料和直流電機結合起來制作移動的垃圾箱;用回收材料制作飛行器并演示等[29]。對于9至12歲的孩子而言,還可以參加圖書館的編碼培訓,學會使用MIT Scratch,并了解如何構建游戲和動畫[30]。

  這些課堂內容難易不同,適合不同年齡層的孩子。兒童會在圖書館員的指導下,結合專業書籍,運用圖書館提供的工具,制作出一系列的手工藝品。這類益智類課堂形式的推廣,充滿了趣味性,不僅培養了兒童的動手能力,還激發兒童對于科學的興趣,從而促進兒童閱讀書籍的意愿,達到閱讀推廣的目的。

  4.3、主題展覽

  主題展覽是澳大利亞圖書館根據閱讀書籍主題舉辦的圖書、插畫、作者手稿等的展覽活動,同時可能還會邀請作者親自與兒童交流,或者指導兒童動手實踐。墨爾本市圖書館的Art Play是專門為兒童設計的藝術展覽,從嬰兒到12歲的孩子都可以參加,專注于探索孩子們的創造力,同時還可與專業藝術家分享獨特的藝術體驗。在展覽活動中,孩子們可以參觀書中的插畫、裝扮成各種動物體驗書中情節來參加派對、制作書籍相關周邊如繪制印有書中人物的手提袋等等。各種各樣奇特又新穎的活動吸引了大批的兒童和家長,同時也激發了孩子們的創造力,培養了對閱讀以及藝術的興趣。

  主題展覽因其直觀性、創意性以及互動性強而受到兒童及其家長的歡迎。在展覽中直觀的感受書籍中故事的魅力,與作者直接互動溝通,或者動手體驗書中的情節,兒童很容易被展覽中所展示的書籍故事所吸引。墨爾本市的圖書館每年會舉辦將近300多場主題藝術展覽,活動和表演來推廣兒童閱讀。參加過主題展覽的作家、兒童和家長都表示展示內容豐富多彩,反映了墨爾本文化的多元化[31]。

  4.4、創意競賽

  創意競賽是指利用傳統競賽模式,結合書本內容,開展具有創意的主題、目標、內容以及獎勵的競爭式閱讀推廣活動,如悉尼市圖書館創意詩歌競賽“Word Travels: Australian Poetry Slam heat”。這場活動要求參賽者將詩歌和表演相結合,詩歌創作者和表演者將有2分鐘的時間來向現場觀眾表現他們的原創作品,比賽還請到了澳大利亞著名歌手Emily Crocker主持[32],吸引了大量的兒童參加。

  創意競賽舉辦過程簡單,主要是面向讀者征集作品?;疃允楸灸諶菸魈?,開展形式多樣的競賽項目,如創意征文比賽、書簽設計大賽等等,在考驗兒童對于書本內容理解的同時開發兒童的創作能力。同時以競賽形式展開,激發兒童的競爭意識,且可設置豐厚獎品或邀請名人宣傳,吸引兒童興趣,擴大閱讀活動推廣范圍。

  5、澳大利亞公共圖書館兒童閱讀推廣的啟示

  5.1、發揮權威協會的引領作用

  在澳大利亞,較大規模的閱讀推廣活動都會由權威性的圖書館或閱讀協構組織發起,和政府社會等多方合作舉辦,協會起帶頭引領作用。ALIA參與了澳大利亞多個全國性閱讀計劃的組織,如全國同步故事時間、夏季閱讀俱樂部、兒童閱讀基金會等等。澳大利亞成立了多家閱讀協會及組織,如澳大利亞國際圖書委員會(International Board on Books for Young People (IBBY) Australia)[33]、澳大利亞兒童圖書委員會(Children's Book Council of Australia)[34]等,這些協會和ALIA協作,通過舉辦各種活動如讀書日、頒發文學類書籍獎如澳大利亞兩年一度的EnaNo?l獎、舉辦CBCA圖書周等促進兒童閱讀。權威協會組織的積極倡導極大地促進了澳大利亞兒童閱讀的推廣,各地圖書館等紛紛號召協會的響應,舉辦了多樣的活動。

  目前,我國中圖學會下設有閱讀推廣委員會,其中有兒童及青少年閱讀推廣專業委員會,在推廣青少年兒童閱讀等方面擔負著重要的使命和責任[35]。但是協會活動組織較少,官網最新動態為2014年發布。我國專業權威協會應該發揮帶頭作用,學習澳大利亞圖書館協會的組織形式,積極發起全國性的閱讀推廣計劃,促進我國兒童閱讀的推廣。協會可以與其他領域機構合作,如兒童教育、兒童醫療等權威組織一起,發起涉及兒童身心成長多方面多目的性的長期兒童閱讀推廣活動;協會也可號召全國各地的圖書館聯合,發起全國聯動型的閱讀推廣活動;協會還可設立相關獎項,獎勵在兒童閱讀推廣方面做得較好的圖書館或者有優秀貢獻的圖書館員,促進圖書館界服務人員兒童閱讀推廣意識的增強。

  5.2、與多方社會力量合作

  閱讀推廣不僅是圖書館界的職責所在,需要圖書館的發起和組織,也是推動社會進步發展的重要活動,需要各方力量的參與與支持。澳大利亞圖書館的閱讀活動會有社會各方參與,如“Read 4 Life”計劃由昆士蘭州立圖書館和必拓三井煤礦聯合舉辦,并由澳大利亞文化與工作者協會、教育部培訓與就業組織、中央昆士蘭大學、托幼機構、地區委員會以及各界媒體等共同合作[6];澳大利亞暑期閱讀俱樂部由昆士蘭州立圖書館(SLQ)牽頭,澳大利亞公共圖書館聯盟(APLA)與澳大利亞圖書館和信息協會(ALIA)合作舉辦等等。澳大利亞圖書館重視與多方社會力量合作,充分利用社會資源,組織了多個大型的兒童閱讀推廣活動。

  對于較大規模的全國性閱讀推廣活動而言,需要一定人力和物力。政府的參與,社會企業的支持以及媒體的宣傳,會更好的發揮閱讀推廣活動的效果。我國圖書館可以嘗試利用多方社會力量,開展大型有影響力的閱讀推廣活動。同時,圖書館還可以利用“名人效應”,和受兒童歡迎的演員或者作家合作,廣州圖書館少兒館曾邀請著名兒童文學作家“辮子姐姐”來舉辦閱讀分享會[36],吸引了大量的家長和兒童參加,很好地達到了推廣閱讀的目的。

  5.3、開展貫穿兒童成長的持續性活動

  兒童分不同的年齡階段有著不同的生理與心理特征,圖書館進行兒童閱讀推廣時需要根據兒童的年齡特征設計和開展不同的活動。同時閱讀推廣是一個持續工程,其效益是長期且連續性的,在針對兒童年齡開展活動時還需具有連貫性,貫穿兒童的成長過程,使其養成真正良好的閱讀技能。連貫性的兒童活動設計要前后關聯,最好要求家長一同參加,開展親子閱讀活動,使家長真正能伴隨兒童成長。澳大利亞布里班斯市的兒童文學服務根據兒童的年齡分為三類:嬰兒時間(0-1歲)、幼兒時間(1-2歲)和故事時間(2-5歲)。這三個活動形式相似,參加的家庭會與其他家庭一起聽故事、唱歌、拍手和跳舞,但是內容會隨著兒童年齡的增長而有所改變。嬰兒時間中注重培養寶寶識字前的溝通,語言和社交技巧。在幼兒和故事時間中會加入更加復雜的手工活動。布里班斯圖書館會鼓勵家長在嬰兒時期時加入,然后進入幼兒時間和兒童的故事時間,陪伴兒童一起成長。

  我國在開展兒童閱讀推廣活動時,需要根據兒童不同年齡階段的身心特征設計,開展活動形式類似,內容前后關聯的連貫性兒童閱讀活動,活動形式應趨于簡單,內容不宜太難,適合于早期兒童閱讀。圖書館在兒童整個早期成長過程中進行閱讀能力的培養,使其真正養成閱讀的習慣。同時連貫性活動應號召家長的參與,強調兒童成長早期的家庭陪伴,真正為兒童營造一個集親子、閱讀、成長為一體的閱讀環境。

  5.4、關注弱勢兒童群體

  弱勢兒童群體有很多種,一種可能因身心上的缺陷,有識字或者溝通上的障礙;一種由于地區經濟發展落后,缺乏優秀的閱讀資源;還有可能因為戰爭災難等失去家園從而失去閱讀的機會等等。對于這些弱勢兒童,推廣閱讀更加困難,但卻更加重要。澳大利亞圖書館會針對這些弱勢兒童開展閱讀服務,貫徹圖書館服務公平公正的理念。布里班斯市的圖書館開設專為自閉癥兒童服務的“社會故事”,堪薩斯州中南部圖書館基金會(SCKLF)在青少年和兒童服務中開設自閉癥譜系障礙(ASD)服務,為ASD以及相關疾病兒童開展“Sensory Story Times”、“ Visual Communication Guides”等活動,為ASD兒童提供專門的書籍[37]。澳大利亞圖書館還成立土著掃盲計劃,向偏遠地區的土著學生提供閱讀支持。悉尼市圖書館與Red House Poem以及難民家庭戰略社區合作舉辦“螢火蟲計劃”,為有難民背景的孩子提供早期識字教育[38]。

  在我國,兒童圖書館服務開展較好的都是發達城市,經濟落后地區很少有兒童閱讀推廣活動,甚至是兒童圖書館服務,對于貧困地區兒童的推廣力度明顯不足。我國圖書館開展兒童閱讀推廣時,應該更加關注基層和偏遠地區兒童,注重低收入家庭孩子。圖書館可以發起針對于偏遠地區兒童的閱讀推廣項目,成立專門的基金會或協會,加強這方面的推廣力度。發達地區圖書館可與偏遠地區的合作,為其提供資源,提高偏遠地區兒童閱讀資源的質量。同時,圖書館閱讀推廣偏向的是正常身心發育的兒童,對特殊兒童群體關注不足。圖書館還應和專門的特殊障礙醫療機構合作,為自閉癥、閱讀障礙等兒童設計專門的閱讀推廣活動。圖書館應通過一系列的努力,致力于為兒童提供公平的閱讀機會、資源和環境。

  5.5、建設線上數據資源庫

  如今,閱讀推廣內容已從書籍等傳統出版物擴展到更寬廣的范圍,在線數字資源可以隨時隨地為用戶提供閱讀服務,是澳大利亞兒童閱讀推廣的重要內容。布里班斯市圖書館為家長和兒童提供了一系列的在線資源,如10 Monkeys(提供有趣的數學學習游戲,幫助6-10歲的孩子學習基本的數學技能)、Tumblebooks(一個在集動畫,有聲漫畫,閱讀測驗,游戲和教學資源的網站)、Story Box Library(充滿吸引人的澳大利亞小學兒童在線故事)和Literacy Planet(通過有趣的活動和游戲開發兒童預讀,拼音,閱讀,拼寫,詞匯和語法技能等等)[39],其在線數字資源包括了兒童識字、閱讀以及學校學習資源等多個方面,極大地方便了兒童及家長獲取閱讀資源。

  數字資源建設也是兒童閱讀推廣的重要一部分,建設充足的線上數據資源庫,為兒童線上閱讀學習提供支持。目前我國對于這方面不夠重視,我國首先應加強線上數字資源的建設,內容涵蓋多方面,包括兒童識字、親子閱讀、學??緯?、特殊兒童閱讀資源等等。其次應推廣兒童閱讀數據庫,宣傳數據庫的使用,使兒童閱讀推廣擴寬到更大的范圍和領域。

  參考文獻
  [1]百度百科—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公共圖書館宣言1994[EB/OL].[2018-9-28]
  [2]許建業.澳大利亞兒童圖書館學校圖書館概況[J].廣東圖書館學刊,1985(04):69.
  [3]ALIA Children's and Youth Services.[EB/OL].[2018-9-28]
  [4]中華人民共和國駐澳大利亞大使館經濟商務參贊處.[EB/OL]. [2018-9-28]
  [5]范并思.閱讀推廣與圖書館學:基礎理論問題分析[J].中國圖書館學報,2014,40(05):4-13.
  [6]Australian libraries support the Sustainable Development Goals .[EB/OL].

重要提示:轉載本站信息須注明來源:原創論文網,具體權責及聲明請參閱網站聲明。
閱讀提示:請自行判斷信息的真實性及觀點的正誤,本站概不負責。